欢迎您光临必赢棋牌官网有限公司!

十月文学月主题论坛:网络文学呼吁现实题材

时间:2020-03-16 21:50

10月23日,作为第四届“十月文学月”重点活动之一,“2019年北京市向读者推荐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发布活动在十月文学院举行,21部网络文学原创作品获得推荐。据悉,本次推优的作品中现实题材高达18部,这些作品均具有较大的社会影响力。

网络文学呼吁现实题材精品

最近,网上关于网络文学的内容审查话题可以说沸沸扬扬,有无数人参与了讨论,甚至是争论,然而,这些讨论者中,行业外的人士占比非常高,而在他们中,又有大多数人,其实并不真正了解网络文学,甚至会有各种常识性的误解。其中最根本的一条是,多数人并不知道区分网络文学与流量文学,并不知道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说井水不犯河水的领域。

近日,国家新闻出版署约谈了起点中文网、红袖添香网等12家企业,对近期发现的网络文学内容低俗问题,提出严肃批评,责令全面整改,要求相关单位立即下架存在问题的网络小说,停办征文活动,清理低俗宣传推介内容,健全内容把关机制。(人民日报)

本次“十月文学月”活动由北京市新闻出版局主办,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凤凰互娱承办。活动正式发布《长城守卫者》《新养老时代》《匠心》等21部推优网络文学原创作品名单。

十月文学月举办主题论坛

所谓网络文学,以起点这样的文学网站为代表,基本都注册成正规的企业,在主管单位监管下正规运营,其内容的核心是精彩的故事,以创意、剧情为卖点吸引读者,通过在线阅读以及IP开发获取收益。

网络文学蓬勃发展的这20年,作品内容不断趋向成熟,风格逐渐多样化。贴近现实、接地气、向经典靠拢的好作品不断涌现。近几年,网络文学作品不局限于言情、玄幻,开始向时代靠拢,书写人间真情,把握时代脉搏、弘扬家国情怀的作品层出不穷。另外,年轻化、读者基数大也是网络文学的一个重要特征。据CNNIC发布的《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称,截至2018年12月,中国网络文学用户规模达4.32亿,占网民总体的52.1%。

活动现场,北京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局长王野霏表示,北京将一以贯之抓好精品创作,探索建立重点选题种子库;继续组织开展好网络文学推优活动,积极推动网络文学奖项机制建设;加大人才培养力度,实施中青年作家、骨干编辑培养计划,培育好网络文学行业的新生力量。

北京晨报讯“北京十月文学月”各项活动渐入佳境,近日由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北京作家协会、阿里文学联合举办的“新时代新风口:网络文学中的现实题材精品创作”主题论坛在北京举行,多位出版人、作家、文学评论家围绕新时代现实题材的创作如何打破套路化、模式化的症结,“改造”并影响网络文学的创作形态和格局展开主题讨论。

在网络文学领域,兴趣爱好往往是高于商业利益的。事实上,网络文学的诞生,就和生意完全无关,纯粹是因为一群喜欢阅读的读者,因为找不到书看,才自己动笔去写,即便写了没有一分钱收入,他们依旧写得兴致勃勃。而网站的管理者也类似,他们同样是因为爱好,选择了义务劳动。

虽然有亮点有进步,但是总体而言网络文学却始终走不出“流量为王、算法做伥”的怪圈,轻则是题文不符、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炒作营销,处处打擦边球的吸睛方式;重则是“洗稿”“融梗”的变相抄袭方式泛滥,原作者头疼的同时读者也头疼,同一个“梗”、相同的情节出现在基本不同的书中,毫无新意。网络文学平台为了争流量也可谓绞尽脑汁,此次国家新闻出版署约谈各网文平台原因是:目前部分网站仍充斥低俗标题或配图,一些网站在小说简介上刻意通过带有暗示性、挑逗性、刺激性内容诱导用户;有的网站设置“主编推荐”“全网热销”栏目,大量推介模式雷同、情节荒诞的作品;有的网站开展“一夜暴富”征文活动,宣扬拜金主义、享乐主义;个别网站为逃避平台内容审查责任,利用平台引流、使用即时聊天工具传播淫秽色情内容。这些问题败坏了行业风气,伤害了广大读者利益,产生了恶劣的社会影响。

今年是北京开展“向读者推荐优秀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活动的第五年,在积累了历年经验基础上,经过多轮专家精挑细选,最终从22家网络文学出版单位上报的132部作品中,推荐了《长城守卫者》等21部优秀作品,这些作品基调豁亮、格调高尚,具有相当的社会影响力。

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中心主任何弘在致辞中谈到,“现实主义”创作是作家对生活真实的反映,传统文学作品耐品味,使读者在反复的探究中不断有新的发现,这与网络文学中惯用的以超现实的手段来处理现实题材有所不同。网络文学的阅读具有碎片化、一过性的特征,这使传统基于文本细读建立起来的批评方式受到挑战。如何正确认识和把握网络文学的审美特征、如何建立突显新时代文学价值和时代特征的网络文学特征的评价体系、将个人的书写体现出时代的精神,这是当前摆在网络文学评论和研究者面前的重要课题。

哪怕到了今天,哪怕这群人已经成为了公司老总、大神作家,他们最大的兴趣爱好,和花费时间最多的娱乐活动,依旧是看书,而当他们聚在一起时,所讨论的也一定离不开内容本身,他们会议论近期哪本书写得好,又有哪种新的创作手法值得借鉴……

可见,如今的网络文学还远远称不起“文学”二字,网络文学的陈垢积病难除的重要原因就在于各个平台出于商业化的畸形考量,公然推荐炒作低俗、低质的作品,屡屡被约谈也未见改正。久而久之,网文作者们渐渐失去了对于文学的敬畏之心、缺乏文以载道的初心和使命感。进而,干净清爽的文艺创新空间被挤压,劣币反而驱逐良币,真正匠心创作的作者被挤到边缘。如此,网络文学何时才能被“文学”正名?网络文学何以担起走出国门弘扬中华文化的重大使命?

此次向读者推荐的网络文学作品具有很鲜明的特点:《海地记忆——一个维和警察的日记》等作品是讲好新时代中国故事、传播网络正能量的典范;《长城守卫者》等作品,结合北京古都文化、红色文化、京味文化和创新文化特色;与此同时,可读性强、取材广泛也是本次网络文学推优作品中的特点,本次推荐的作品题材内容涵盖了中国企业“走出去”战略、新农村建设、中华传统文化承继、大运河文化、航天事业建设等诸多方面。

传统出版界与互联网文学领域观点一致,认为目前网络文学需要现实题材精品创作。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副总编辑胡晓舟、阿里文学总编辑周运、网络文学评论家肖惊鸿不约而同地认为,近年来网络文学创作现实题材的作品占的比重越来越大,其中不乏精品。作家关仁山谈到,网络文学异军突起,影响巨大,读者面广,给文学带来新气象,也给传统文学带来冲击和启示。大家各有所长,网络作家长于叙事方式,传统作家创作则更厚重。书写时代精神,创作现实题材的精品力作是大家共同努力的方向。网络文学作家何常在谈到,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成就、涌现的人物故事都给了网络文学作家现实主义创作的土壤,他们有能力也有实力、有时间也有资本来创作更多的现实主义作品。

相比之下,流量文学则完全是另一种路线,以无数不知名的自媒体号为代表,它们似乎无处不在,但又隐藏极深,背后的经营者从不会公开亮相,内容则是完全的眼球经济模式,充斥各种十八禁内容,也就是所谓的黄文,而真正的故事剧情则几乎没有。

文学是每个人的精神食粮。虽然包容是文学的品格之一,当用以充饥饱腹的食粮有可能变成鸦片或者即将腐烂发霉,那我们就不应该心慈手软,对于屡禁不止的网文平台应该制定退出机制,多次犯规就应该罚红牌退场,否则,何以向真正饱含热血初心的作者交待?何以向守候“精神食粮”的“书虫”交待?

“从本届网络文学推优作品入选情况来看,网络文学创作中的现实题材热已成常态。”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文化与传播学院教授李林荣表示,2019年推优作品中现实题材作品高达18部,可读性强,艺术上经得起推敲的作品逐渐多了起来。“现实题材网络文学创作正趋‘细化’与‘深化’,在现实生活素材的开掘面和容纳量上,网络文学的力量并不输给其他媒介。”

流量文学的起源,可以追溯到10年前中移动阅读基地的兴起。一些生意人骤然发现了一座新的金矿,发现流量与文字结合,能够带来大把的收入,于是,自然而然地,一种全新的操作模式诞生了。

“网络作家应该扎根于传统,着眼于社会。”活动现场,网络文学作品《长城守卫者》作者赵铁铭说,作为作者自己赶上了一个非常好的时代,“这既是我们的创作动力,又是对我们作品质量提出的更高要求。”谈到推介活动给作者的积极影响,赵铁铭表示,五年来,北京市向读者推荐网络文学原创作品活动中涌现出大量优秀的作品,为网络文学作家的创作指明了方向,“这一种标杆,引导作家创作,也引领读者阅读。” 文/本报记者 张知依

这些经营者,他们自己是不看书的,也压根不关心内容是什么,他们在乎的,只是流量有多少,能带来多高的收入。所以,自然而然地,在他们的推动下,文学业务被发展出了一种全新的模式,而在那个年代,也诞生出了许多新的词汇。

比如“小黄文”,这是指专门走暧昧下三路,游走在法律的边缘,利用性诱惑作为卖点的小说。这是流量文学的主打内容,因为它是最直接将流量转化为收入的手段,哪怕这批作品不具备任何IP价值,哪怕这批作品随时会被封禁,也无关紧要,只要能赚上一笔快钱,就是它们最大的价值。